情怀人生的---罗永浩

发布日期:2015-04-28 21:13:15    来 源:网络    作 者:张国才    浏览次数:697

 

罗永浩 - 锤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CEO 

罗永浩,男,1972年出生于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县(今和龙市)。锤子科技创始人。曾先后创办过牛博网、老罗英语培训学校,并著有《我的奋斗》一书。

201248 罗永浩宣布做智能手机2013327日发布基于安卓(android)的深度定制操作系统,20135月以4.7亿人民币估值获得7000万风险投资。

2014520日,罗永浩正式发布了首款智能手机产品Smartisan T1 

 

 

 

人物经历

学习生涯折叠

1985年,罗永浩就读延吉市第六初级中学。

1989年,高中二年级从延边第二中学退学[1]

早年经历折叠

罗永浩辍学后做过卖二手书、倒卖走私车之类的生意。后因经济压力,决定去英语培训机构当讲师,并苦学英语[1]

加入新东方折叠

200012月,给北京新东方学校校长俞敏洪写了一封求职信, 在两次试讲失败后,俞敏洪给了他第三次试讲的机会,于2001年成为北京新东方学校的任课教师[1]

2001年至 2006年在北京新东方学校任教,由于教学风格幽默诙谐并且具有高度理想主义气质的感染力,所以极受学生欢迎。很多学生盗录其讲课内容在大学的校内网站上传播分享,这些音质奇差的盗录内容在2003年左右流传到了互联网上,旋即以老罗语录的名义风靡大江南北,成为一个奇特的文化现象。

20066月,罗永浩从新东方辞职[2]

开办牛博网折叠

2006731日,罗永浩发起创办的牛博网正式开张。与其它流行博客提供商不同,虽然牛博网也是免费注册并提供空间,但申请开通博客主要通过自我推荐的方式递交给管理员,通过审查后方可开通。

2008419日,牛博网日PV首次突破百万。

200919日下午,牛博网国内服务器被关闭,牛博国际也无法访问[2]

创办培训学校折叠

20086月,罗永浩创办老罗和他的朋友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即北京市海淀区至圣嘉德培训学校。

20087月,罗永浩英语培训学校在北京开始营业[2]

演讲出书折叠

罗永浩

2009年中,开始以我的奋斗为题,进行大规模的全国高校巡回演讲[2]

20104月,出版励志自传《我的奋斗》(云南人民出版社)。内含老罗在吉大演讲DVD视频。

20101123日,罗永浩在北京海淀剧院举行关于其培训学校创业故事的演讲《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引起广泛回响[2]

开办锤子科技折叠

2012 5月,罗永浩开办锤子科技。

2013327日,罗永浩SmartisanOS发布会正式举行。

2014520日,锤子手机正式发布,命名为Smartisan T1[3]

主要成就折叠

锤子科技

全称锤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由罗永浩于20125月创办,是一家专锤子科技注于新一代智能数码产品设计和研发的企业。

[18]

20131216日,上海紫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不公开的投资者投资锤子科技7000万人民币。

20144月,锤子科技已完成了B轮融资,融资金额达到1.8亿人民币,锤子科技的整体估值超过10亿元。[19]

锤子手机

2014520日,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在国家会议中心举办的发布会上正式发布了Smartisan T1手机。

锤子手机的技术团队,由前摩托罗拉资深工程经理钱晨,现任锤子科技CTO,以及200位工程师组成,并且Smartisan T1 由前苹果工业设计总监,ammunition设计公司创始人Robert Brunner和他的团队设计。

老罗认为,工程师的那套想法,是自己完全不感兴趣的。而让他着迷的理想中的手机产品,应该是让人爱不释手、界面非常好看、设计体贴有人性化,而且是高度符合直觉,不必看说明书的。

 

 

反思产品:逃单率曾达90%,资金链曾濒临断裂

  我们是在2012年的5月,两年多以前得到第一笔900万元天使投资后,锤子科技正式成立。我们在20133月举办了基于安卓的SmartisanOS操作系统,发布会在这个场地,当时在网上劣评如潮,以4.7亿元的估值获得7000万元的投资,我不知道投资人怎么想的,显然他有自己的判断,而不是根据好评进行判断的。接下来2014年的4月我们以10亿元的估值获得2亿元的投资,我们开始可以做手机了。

  接下来是SmartisanT1在这个舞台上半年正式发布了,这一次的好评如潮,订单数在很短的时间内突破10万,大家知道我们的订单跟同行的很多做法不一样,我们是以300元预订的,基本没什么水分。到我官方网站注册一个帐号预交300块钱,基本上99%的人都是愿意购买的。所以到这为止看起来都是非常顺利的,虽然中间有过小小的波折,被人骂过,基本还是比较顺利的。

  只是到了这开始突然出问题了,过去六个月里,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比较大的是两个:一个是供应链和生产方面出了问题,另外一个是在网络和媒体舆论这方面出了一些问题。我就这个进行一下分析。

  先说一下供应链和生产的问题。开局是很不错的,发布两个月不到,官网预订了10万。接下来谈谈逃单率,520日开的发布会,78日开始发货,起初的逃单率是2%,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这在电商是非常健康的数据,根本没有问题。

  接下来早期发货好评率是90%以上,大家在市场看到大量批评和非议我们的东西,其实真正拿到的用户好评率一直在90%多。

  接下来生产就开始天天出问题,这个是拿到我们手机的用户都知道,这个是我们的USB的热线器。这个小小的UBS热线器看起来非常不起眼,保持良品率非常困难的,很难找到供应商愿意给你做。通常有一家、两家,但是这一家、两家掉链子的话,不起眼的东西使得你没法出货,我们小的元器件吃了很多苦头。还有黑色手机背后采用是金属嵌进去的LOGO,这个成本不高,但是做良率非常低。所以为了这些不其研的小东西,包括这个螺丝刀,随机附送的小螺丝刀,这些东西都搞的我们很惨,当然最关键还是有一到两个核心元器件,这困扰我们足足四个月,三、四个月非常尴尬。大家知道数码消费品的关注期就是那么三、四个月。但是我们抗到四个多月,大概四个半月的时候才最终解决我们所有的生产问题。这个恶梦般的四个半月之后,生产方面主管拍着胸口说,下个月开始要6万就做6万,要8万就做8万,再多的话可能还有一个坎要怕但是6-8万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这个时候我们已经面临什么问题呢?起初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到了大概9月下旬的时候,已经逼近90%,又回落到80%左右,等到我们生产方面的主管拍胸脯说,你要多少我能给你做多少的时候,其实多数人已经不想要了。归根到底最大、最大的原因就是数码消费品的关注期也就是两到三个月的黄金销售和关注期。大家知道即使是全世界最有话题性的苹果,Iphone关注期从上市到销售也就是两三个月。

  我每天网上看到这样的消息,他说老罗,等锤子等了一年多了,今天手机屏碎了,撑不了多久了,求速度发货,我忍不了了,我每天看这样的话都是滴血的。我脑子里感受的画面是非常委屈,夕阳西下,看着热爱我们产品的人,因为等不了一个个远去。他们说老罗非常抱歉,一定支持你的T2,再见。心里全是这样的画面,觉得这个新兴的公司真的很不容易,冲着他们无奈的挥手,这个场面非常的悲壮。

  现在我们最苦的时候已经扛过来了,中间差点资金断裂很危险,现在已经扛过来了,没扛过来不会给你们演讲。接下来面临下一代产品怎么避免重蹈覆辙,如果我发一个T2,又是四、五个月发不出货,那我们就完蛋了。资本市场不会给我们第三次机会,这个世界也不会给你第三次机会。

  所以我们下一步现在的基本布局是这样。首先我们找了一家厂商战略合作,保证在供应链方面能够得到更大程度的控制,这个没有问题。另外下一轮我们的融资规模要比上一轮大很多,非常幸运,估值也翻了不少。所以接下来我们的计划是下一轮T2的生产要囤上10万部以上的现货再开新闻发布会。生产10万部新机是一个坎,一旦过了10万部新基生产也好,良率也好不会出现问题。等一切妥了再开一个发布会,吹2小时20分钟的牛,接下来一切都顺利了,因为我们的产品刚发的时候,逃单率只有2%,用户满意度是90%多。

  如果你把10万部手机在一个星期的时间内全部突然的发出去,这些人在网上会形成引爆一个非常大的漩涡,而且90%多的好评,所以使得这个手机从10万部再扩散出20万、30万是非常容易的。

  反思舆论:采取对抗态度导致被群殴,以后交出微博密码

  我们在过去的半年里,最大最大的问题其实是第一个,就是生产和供应链方面的问题,这是新厂商很难倒掉的一个坎。接下来第二个坎也要讲一讲的,网络和媒体舆论,这方面坦率的讲我处理的非常业余,以前我个人没有这方面的问题,所以我今天跟大家好好掰开揉碎分析一下我们在这出了什么问题,起初媒体的负面言论还没有出现的时候,网上讨厌我的人很多,大家知道像我这样有个性的人在这样一个传统文化的国家里,被一些人讨厌是非常非常正常的。开始网友在网上讨厌我的人,个性不合的人黑我的时候其实我还挺高兴的,因为有一些很有名的,比如说一个最短的IT业笑话:罗永浩。写的不错,有些段子写的还是挺好的。怎么评价罗永浩会被钉在IT耻辱柱上的观点,这是耻辱柱的耻辱,我为什么一开始麻痹大意的呢,因为他写的挺好,我不在意这些人,如果你写的挺创意我还挺喜欢。“看完罗永浩各种吹牛,我觉得他是一个有野心干翻一切的人,可惜他是一个孬种。”你看这是我们客服,我们客服人员被他们问问题,我们回答说目前发货量一天不超过1000台,他说为什么呢?然后我们说初期我们正在加紧产能,他说你们老板龙哥解释品控太严格,我们老板没有反映过来,他说您好,我们这里没有您说的这个人,他说你们老板啊,抱歉,我们老板不叫这个名字,请问你有别的方面的问题吗?他说你们老板罗永浩到能吹牛炒作跟罗玉凤凤姐差不多,江湖上人称罗玉龙,龙哥。所以有的时候客服的小孩把这些东西转给我看,我们管理层开会的时候收到这么一个还挺高兴,挺有意思,但是也有一些很不好玩的,我们看了很不舒服。比如这样的“罗永浩也许并不完美,但他内在的艺术气息和工匠精神真的让我感动,因为罗永浩,让我相信锤子手机,支持锤子手机,期待锤子手机。对于真正的大师不应该用世俗的眼光去看待,锤子手机不是手机,已经成为艺术品。这是赤裸裸的流氓,(请迅速到各大论坛扩散,费用按每个ID发帖量计算,注意括号内容必须删除),这个有点流氓了,类似这样平均帖了几百上千条,很多人自然本来不喜欢我们,看完觉得我们是流氓公司,这搞的我们很被动,所以起初坦率的讲我在这方面比较大意,包括有一些ID常年造我们的谣,注册一个靠着造我们的谣,还有锤黑联盟的组织,靠这些东西集聚了人气,天天在上面造我们的谣,我们起初麻痹大意,总觉得我们问心无愧没有理他,其实新浪是受理这种投诉的,我们公司官方提供一些证明,证明是造谣的,连续造谣三个还是五个,不是转的,是主发的,连续造谣三到五个的话直接会产出ID这些东西作为公司为了自我保护是应该做的,但是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一直都是野路子,所以没有现代企业的意识,所以没有及时的处理,出现了一些不好的局面。

  另外媒体坦率的讲也没有处理好,之前我总是有一些江湖野路子的那种自信,因为以前我是光棍,所以非常自信,这个不是我,我只是表达了我的心情。起初我们做这个锤子科技的时候,有一些投资人和咨询界的朋友问过我的,媒体公关这方面怎么解决,因为挨个每块领域都会问到,因为我们操作是非常大的事业,所以确保每一个岗位上都有合适的人,所以被问过很多次。我总新自信的回来,多年以来几乎媒体对我都是正面报道,你们在座都知道,我从2002年因为在新东方讲课莫名其妙的录音突然传开,到今天面对公众也有12年了,这12年里实际上在我做手机之前,媒体对我的所有报道99%正面报道,几乎没有负面,我们做英语培训偶尔看到中性的报道,还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不是正面而是中性的。我跟投资人说我们全是正面报道,完全不需要媒体公关,企业耍流氓才需要媒体公关,对公众的认识包括我自己,我们理解企业做公关是老板干了脏事或者企业耍了流氓,需要给他擦屁股,我以前什么也不懂,就是这么理解的。他说你怎么就99%的正面报道,给我找一些看看,因为投资人有一些对我不是很熟悉,我给他找了一些主流媒体的报道看,我们重新回顾一下。我久违媒体对我的正面报道。

 

 

  “罗永浩创办的牛博网正成为一个意见领袖的聚集地,他的彪悍,其实他人生态度,坦荡些、诚实些、天真些、善良些。罗永浩对学员果断地退款,砸完冰箱打扫场地,这些改善自身、可知了理性的姿态进一步完善,夯实了罗永浩的道德基础,进而带来给他更大行动和影响力。”他说你接下来要开公司面对可是财经类的新闻媒体,他说这些人未必跟你是一路人,所以你想清楚,我让公司负责市场的小孩搜了搜,一搜财经类的媒体报道值得我经常惠威的,财经周刊说可能很多人都觉得这个人有坚定统一的、坚定的价值观,是经济观察报。“他浑身泛着叛逆的气息,以斗志的姿态嘲弄与应战不公正的社会秩序,并成功。”中国企业家的报道。我给他们看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等到我们为了生产是问题焦头烂额,我大概在一个半月左右的时间里都没有回家,在廊坊富士康工厂附近旅馆里住着,每天在工厂里泡着,为生产问题感到焦头烂额的时候,我开始对媒体出现一些问题,因为每天没日没夜的焦虑,进车间带不了电话,偶尔打给我的电话都是不认识的号,有一些媒体的记者给我打电话,因为当时传很多我们生产不出来了,公司要倒闭的这种传闻,他们问我的时候,我其实是有点不耐烦的,每天接一样的电话,而且这也是我比较朴素,比较平民化的可贵品质,始终是我自己接电话,没让助理接,或者负责公关媒体的人接,坦率的讲从另一个角度是我做业余的地方,每次自己接电话,搞的我很烦,尤其有一些记者打电话来,我跟他说,下次你给我发短信我会给你打过去,但是一出来开个短会,大概15分钟的会他又打过来,打过来两次,后来我有时候不客气了,那时候不知道媒体惹不起的,对于企业家来讲,对于罗胖子来讲肯定没什么问题,“都说没什么了,不要再打这个电话了,你这个人不会发短信吗?”这种话你作为企业家怎么可以跟媒体讲,你怎么想的?接下来有记者打电话来说,“老罗听说你们发了4万部手机,退了3.9万部,想跟你核实一下,我一听就火了。他问我的时候说听说一天发1000部,发了4万部,退了3.9万部,我火了,我很不客气的说,我说你是不是智力有问题,一天发1000部手机,发4万部出去,退货率是3.9万的退货,我说我得多傻还能继续发货,肯定早就停了,我说你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他说你怎么这样讲话,我说那好吧,我把电话挂断了,接下来第二天我看到很吓人的报道,你可以想像。

  还有人来找我的时候,一直讨论3000块价格问题,说你怎么卖3000块,你怎么想的,怎么能卖3000块呢,你要知道可是国产手机,国产手机怎么能卖3000,你怎么想的,你看人家都说你3000块,你这事想清楚了吗?这个跟我纠缠了足足30分钟,最后我很崩溃,我说你有完没完,价格问题不聊了,你还有别的问题吗?我这时候注意到这个记者一幅受伤的表情,我心想坏了,那天我已经吃过几次苦头了。果然第二天出了报道上了头条,标题是“罗永浩:穷屌走开,我们为精英阶层服务的”,这显然给我们拉仇恨的,是门户网站上了头条,价格贵跟你们穷屌没关系,我们就是给有钱人做的,就是这么一个论调,这个东西一贴出来想象下面8000条评论全是诅咒我死全家的。我这时候开始意识到出了一些问题了,我不能因为自己生产方面焦虑跟媒体接触就这样不职业。接下来就开始出问题了,罗永浩忽悠过度,落地无力,空虚内心再大也不行。“罗永浩示范靠嘴卖手机”,新金融观察报,这些报纸我以前没怎么听说,听说过的也来了,“如果非要打一个比方,老罗和其锤子粉丝团有点像《天龙八部》里的星宿派,武功别创一格,教众包罗万象,别具一格。说锤子是迎合且满足罗永浩自己的审美爱好,再以老罗以传教士的营销方式这种审美喜好植入给罗粉,从而嫁接了罗粉的喜好。这个时候我已经开始紧张了,这种坦率的讲非常不客观,甚至没摸过我们手机的情况下,妄加判断的报纸,中青报在我看来很不错的报纸,也是这个样子,按照中国人思维习惯,开始出现下一种总结了,有点像小时候班主任,你对小时候班主任有多少美好的回忆?他说“如果被黑的多了,就必须想想这种黑是不是真有道理”,这个让我想起苦难的求学时代,当我是小学生的时候一些经历,“罗永浩和锤子手机遭来大量吐槽,可能是他和他的产品存在问题,这是中国质量报,很难想象中国质量报是这样想问题的”,如果被黑得多了,就想想是不是真有道理,如果遭到大量吐槽,就想想是不是他和他的产品的问题,他没来找过我,他就说可能是真的他的产品出了问题,我们搞的很痛苦,终于最后一块阵地也沦陷了,南方都市报说罗永浩把目标市场放到贫嘴一族还是很有潜力的。坦率的讲看到这个报道那天晚上我真的失眠了,南方都市报也沦陷了,我们最后一块阵地也沦陷了,开始想到是哪出了问题,是不是媒体在蓄意的黑我们呢?网上有很多不负责任的分析,他们写了很多不负责任的话,支持我们的人也有很多不负责任的分析,说是不是拿了你们竞争对手的好处讲这种话。有一些自媒体可能的,一些小的自媒体基本上没有商业生存能力,靠的是拿厂商的钱养着的,基本做打手的,我不点名了,你知道,很多这样的。我觉得这些正规媒体被收买去黑我们的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

 

 

 

  出现了几轮特别大规模的转发失实新闻之后,有一些明显有问题的新闻,但是被100多家转发了,所以我们当时很困惑,实验性的给他们打了一圈电话,问了这两个问题,第一我们提供了证据证明这是假的,第二我们问了两个问题,请问你们会澄清吗?第二个是得到肯定答复之后,半数没有得到肯定答复,我即使愿意提供证据他也不澄清,另外你们会道歉吗?我们给100多家媒体全部打了电话,三分之二都是非常不友好的反应,而且是蛮不讲理的反应,既不会澄清也不会道歉,所以我们感到非常困惑,就我个人而言,老罗碰到了新问题,我过去跟媒体没有任何问题,而且我从来不经营媒体关系,我就保持本色做人,多数情况下99%都是好评,所以我想出了什么问题。很困惑,我们想象他们在媒体的机构里开选题会的时候,我们想象他们是这样的,本来想象的是这样的,后来的经历让我们觉得他们可能是这样的,我就很困惑。其实媒体个人资源还是很多的,基本上所有大的主流一些媒体,无论是平媒还是网站,主编、副主编这个级别很多都是我的朋友,还有一些是我朋友的朋友,我带着困惑找他们聊天吃饭,去问问哪出了问题,包括像网易,很多主编辑都是我的朋友,我去找他问,他说他手底下孩子干的,我说你看过吗?他说没看过,他说后来了解一下发现比如说一些门户网站的数字还有什么科技频道里有六个小孩,刚毕业的这些编辑记者,三个是铁杆的锤粉,三个是铁杆的锤黑,他们两边吵过几次架,后来觉得同事之间没有必要吵架,各写各的。结果媒体发的三个黑三个夸我们,大家说这个媒体很困惑,感到非常困惑。我跟这些媒体的老朋友吃饭寻找答案,其实聊了很多,最后慢慢就梳理清楚了,大概是这样一个情况。

 

首先正规的媒体里,自媒体也有好的,烂的自媒体不说了,正规媒体里恶意造谣的还是极少数,基本上没有,大多数跟着传谣的正规媒体去看这些执行的人,我也打听了一下,都是很正常的人,有些甚至在他们主编看来这小伙子来了两年很不错,挺好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发打电话过来也不愿意给你澄清,然后弄错了也不愿意给你道歉,他们也觉得奇怪。然后很多我无意中得罪的数字媒体的编辑和记者,是因为我曾经刻薄的批评过他们喜爱的某个品牌。大家知道数码媒体的这些编辑记者们也有他自己非常喜欢的牌子,我当时比较刻薄,想什么说什么,我觉得只要说的是我真实感受,问心无愧,我讲了很多其他品牌,我非常刻薄的批评过这个品牌,有些品牌是他们青春记忆的一部分,不是夸张,像诺基亚,整整几代中国人用诺基亚长大的,我用很刻薄的言论批评过诺基亚的产品,虽然我自己基本没用过诺基亚产品,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但是我写这些东西对这些人来讲是很大的情感伤害。接下来在媒体做事不是想要怎么着,而是随手怎么着。这是我说话不检点导致的,我自己个人讲这些话问心无愧,再刻薄一万倍也问心无愧,我就是刻薄的人,但是作为企业家有岗位职责要求,从这个意义上我是失职的,所以我经常在公司对这个问题进行反省。从人性的角度,这是我认识的媒体主编吃饭的时候跟我讲的,从人性的角度,我们喜欢看到我们讨厌的人的坏消息,也倾向于相信这些坏消息。这个就解释了为什么那些正规的媒体虽然不至于造我的谣,也传了很多关于我的谣言,他讨厌我,看到跟我相关的坏消息的时候,他从人性的角度出发是倾向于相信这些是真的,这是非常合理的一个解读。还有我自己也反省了一下,我自己这一生,自认是原则性很强的人,但是我跟我的朋友闲聊说起娱乐圈八卦的时候,我又有几次是亲自查证过的呢,比如说谁跟谁有一腿,中午听说的晚上跟人吃饭就拿谈资说了,我也没有考证过,虽然没有发过微博上,但是都跟社交圈子的人讲,这些是平时不特别注意的地方,如果我自己干这样的事,别人也干这样事的时候我就想这里面的关联。

  我这些媒体的主编朋友跟我讲的这些我都深表同意,我也理解了为什么会出现类似的情况,接下来我又问了一个蠢问题,我说可是你们是媒体,难道不应该比普通人更谨慎一些吗?你们觉得这个问题问的对不对?就看你怎么想,没关系,个人可以这样想,如果你是一个企业家,到底谁该谨慎?企业和媒体面对面的时候,到底谁该谨慎?肯定是企业要谨慎,你做大宗消费品的惹媒体有什么好果子吃,你说你怎么不谨慎一点,那会儿一看就崩溃了。回去我谨慎的研究研究你,然后就研究出事了。所以我问了这个以后,某门户网站前总编哈哈大笑,他说要不你做媒体算了。所以这个话搞的我面红耳赤,我意识到我作为企业的负责人,确实想这些问题是愚蠢的。接下来很多编辑记者注意,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很多编辑媒体出于由于误解转发一个谣言的时候,还常常带着正义感,你能理解这种心情吗?我起初是很难理解的,直到我们的媒体公关部门招来姓钱的记者,这个小伙子原来在数字媒体工作的,我一看搞不明白这些人是怎么回事,我挖一个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我们从数字媒体挖来一个前数字媒体的编辑记者过来到我们这来上班,小伙子挺好,他上了几天班感慨,我们整天被虚假负面新闻搞的头大,他说我真没有想到,我说怎么没有想到,他说以前做媒体编辑记者的时候老觉得所有的企业出的各种消息都是活该,所以他说他做记者的时候是这样的,如果他报了一家企业的负面新闻,他认为这个是正确的就报了,报完那家媒体公关给他打电话澄清一些事实,他的想法是什么呢?他觉得我是正义记者,你是一个邪恶的大企业正在试图对我正义的人搞公关,想都不要想,然后又发了三条,就是这样的。所以其实没有什么新鲜的,这些命题都是属于全人类的共识。

  我们做企业想象的媒体都是些这样的人,都是这些妖魔鬼怪,但从他们的角度,如果双方缺乏足够的沟通和相互了解,他们想象中的企业家不也就是这样,很阴沉的样子。然后他们想象的企业就是这个样子,所以我们需要解决这些问题,靠的是相互加深了解和沟通,所以我们开始亡羊补牢,开始成立了我们专业的媒体公关的部门,其实工作还是比较简单的,找有媒体资源的人来,要做的也不是什么脏事,到处贿赂,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其实也很简单,去跟各大新闻频道管事的吃饭、喝茶、交朋友、相互了解、加深沟通,因为媒体对企业而言,特别是报产业口的这些媒体,他们是需要新闻的,你要配合给他一些新闻,然后当他对你有疑虑的时候接受采访,甚至请他进来,进到内部来了解情况,除了保密的地方。中国人还有一个点很有意思,中国人是人情社会,经常跑这个口的媒体公关,常年跟记者保持私人联系,问个好,吃个饭,喝个茶,聊聊天,保持私人关系,等到你们有负面新闻的时候再要发,不会因为你跟他吃过饭喝过茶就不报了,但是至少会打电话来核实一下是怎么回事,如果核实的时候把证据给他,他直接发的是辟谣新闻了,造谣和传谣来不及,这些事情并不是没有方法解决的,任何做企业都是躲不掉的的,坦率的讲这是我个人的问题,由于过去在媒体这方面过分自信导致出现这种情况。我们请了专业的媒体公关以后,已经开始在做很多这方面的工作,现在看起来效果还是比较明显的。以前跟我们非常不对付的几家媒体,他们带着对我们高度的不信任跟我们同事们充分接触和聊完之后,他们的感受说你们这个企业看来除了老罗都挺好,媒体公关的负责人说,那你要不再跟老罗聊一聊吧,他说不聊吧,我看他就不是好东西,我们媒体公关的负责人很紧张,说那怎么办呢?那个人说没关系,反正你们这好人多,就他一个坏人,我看吧,听起来是松口了。我们初见成效之后,媒体公关部门的人开始对我硬气起来了,他们对我其实只有一个要求,在媒体公关方面对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交出微博密码,不要再发任何没经他们审核的内容,所以我现在的处境就是你在微博上看到的我发的每一条都是经过严格审核的内容,其实真正好看的是那些被审核没通过的,那个只能在回忆录里给大家看了。

  我还有一个微信的公共帐号还没有交出去,因为之前没有怎么经营微信的公共帐号,这个还是在,如果你们想跟我交流一点我不方便在微博上发的,你们可以关注一下这个Smartisan2012,我在这个上面还是敢说一些话的,因为在那上面一天只能发一条,微信公共帐号一天只能发一条,你发完别人过来跟你说点什么,我一看来劲想跟他吵架,但是发现我只能跟他一对一的吵,起初我是很讨厌这个,现在我很喜欢,因为现在我跟他一对一吵之后没人会发现,这个非常好,包括媒体都发现不了。我又没出息了,我会克制的。

  这是最近经常被朋友问到的问题,自从再也不在微博上放肆讲话之后是不是憋坏了,这个怎么讲呢?我给他们讲了很真诚的回答,他们觉得我在装孙子,我给他们讲了企业家的责任感,他们觉得我在装孙子,其实不是,我这个人是这样,我没有想清楚,一旦想清楚就知道。我举个例子就知道,我很多年前去新东方教书,教了五年书,后来自己办了两年培训机构,我做过教师也做过校长的,我做教育岗位的时候我就会很注意,比如我跟朋友们唱卡拉OK,叫了几个姑娘过来陪酒,我并不是讲道学的人,我不是在这种场合主动叫姑娘的那种人,你懂的,但是别人叫了我也不会退场,我也跟着唱一会儿,只是唱一会儿,但是我去新东方教书做了教师之后,这么多年我去任何夜总会这种场合,只要别人叫了女孩子过来陪酒我马上就退场,并不是有多正经,只是觉得这个职业跟那相关的,如果我在那跟陪酒唱歌我作为教师或者校长是非常尴尬的,我作为教师和校长是很清楚的。但是我没有想到做企业家不能说话,我不更新微博多出来很多时间,生活质量明显提高了,过去我把它当成一个营销的主战场去经营的,所以要占用很多很多的个人时间,但现在感觉轻松了很多。还有企业家的责任感是这样的,当我过去只是带着十几二十个人做小机构的时候没什么感觉,现在有几百人了有时候会有突然触动我的东西,比如周末加班,我们改了双休日有了一阵,原来周六都是上班的,周六总上班出现问题,很多年轻的同事刚结婚或者正谈着女朋友,小俩口本来是很热乎的,但是每周六都上班,导致的结果是很多家属总是见不到老公 <

相关评论
  • 好评
    0%
    100
  • 中评
    0%
    100
  • 差评
    0%
    100
  • 好评
  • 中评
  • 差评
返回顶部
验证码: